枝无不言

缘,妙不可言
普通善良
懒,佛,月更

【杜柔】欲语还休

民国pa

其实是小随笔。



01


杜老板眼角颧骨旁有颗泪痣,在沪上的知名度大概与本人差不离。


他不常笑,因为一笑起来便不像个生意场人士,连带着西装礼帽也浑然脱出一股少爷气,手指扣住玻璃酒樽时让人难生戒备。


杜老板抿了一口葡萄酒,侍者递上手帕,于是手帕上印一道绛红紫色。很像,但任何人都不会认为这真真是一条沾染香粉胭脂的手帕。


唐书森介绍的时候也和气,拍肩膀似乎是出于对青年才俊的鼓励。他抬头看见楼上靠着栏杆站的唐柔,于是伸手招她下楼来。唐柔像是有些意外,但依然随了她父亲的意思。


杜明与一众年轻人并肩在出席宴会的人群中,枝形吊灯照得人影幢幢,无数目光生生捏造出一种众星拱月感。...

【周翔】以下犯上

*换季-秋

*应该是不太明显的民国pa


01


“听说周爷醒了。”

来者看面相可知不是善类,脸上端着一副欢喜颜,倒没看出半点探病的意味。门口一干手下心知此人身份,也都顾忌着不愿上前,门里门外一时僵持若死水潭。

忽然屋内一阵躁动。众人不自觉让开一条道,让出了黑风衣的孙翔。

本是午后二时,特意前来扰人清梦的也是少见。他眉梢里余倦未消,先出鞘冷冽的锋芒。孙翔皱了眉头,抓起那对红绸带扎好的礼盒,掂了掂重量。

“听说?听什么人说?林家的人跑得快,原来消息也传得快么?”

来人手不打颤,依旧一副笑样。孙翔乜斜他一眼,把礼盒硬塞进最近的一个小弟怀里,折身径自往堂屋里走:“送客!”...

【杜柔】电影未完待续

fish in the pool



选电影院的时候出于私心,杜明没有挑新建好的那一座。他和唐柔约好在晚七点一刻公交站牌下见,也是怕她在地图上找不到旧影院。

七点一刻的公交车停下了,唐柔走出时有点出乎他意料。杜明从拥挤的人群中抬头,今天的她似乎与以往很不相同,又或许是在他心里,唐柔不像是挤公交时能手背相碰的那一类。

她从台阶上走下来,轻装简行没有带任何多余的随身物品,握住杜明的手时相当自然。杜明和她肩并着肩:“今天唇釉的颜色很好看。”

不能否认他的话有参考恋爱杂志的成分。唐柔平日里不怎么刻意打扮,至多跟他出来走走时涂一层润唇膏。杜明还注意到她戴了一枚小巧的耳钉,虽说不是钻石,在秋日的阳光里...

【周翔】水星迫近时

照例推BGM 水星

主题是【台风】

高四楷x高三翔


“水星是最靠近太阳的类地行星。”


01

八月初稍稍偏移了夏天的分割线,听不见蝉声时才会忽然发觉这骄阳如火。

哪里都是滚烫的,花岗岩地砖的温度能直达鞋底,暑气效仿火山口附近的岩浆不断冒泡。孙翔走过来时顶着一头大放光与热的太阳,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喊。

他回头,看见周泽楷撑着一把太阳伞,伞的边沿缀着一圈黑色蕾丝。

孙翔笑得肆无忌惮:“周泽楷你怎么夏天还打伞啊,太娘了。”

周泽楷换了一只手拎书包带,把他顺顺当当接到伞下的荫凉里来。孙翔抹了一把脖子上的汗,舔了舔干燥的嘴唇。他知道周泽楷寡言,也不多说,只简略地问:“手续办完了?”...

【喻+黄+王】年少轻狂

提前祝黄少生日快乐。

试着写了一个很不正经的武侠pa,喻黄王友情向。


“我有故事,你有酒吗?”

——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剑客


01

黄少天从岭南过来,一身飒爽风姿没被瘴气蒙了尘,来时怎样,到达时也是一个清清爽爽的少年郎。少年的行囊不多,一件蓝色布衫一柄绝世好剑,外加客栈的一匹瘦不伶仃白马,简直是个空手套白狼的南蛮子。有不知情的好事者以为是个新人,还妄自在台下非议,说这小子好生狂妄,没个师门礼数。

黄少天听么?他听得见么?谁在乎呢,总之少年剑客已然站在了擂台。他朝对手浅浅一点头致意,随即拔剑出鞘。

那当真是一把好剑,称不上是天下第一,却必定绝世难再。

黄少天尚年少,不知如何...

归档和置顶

周翔不拆不逆,轮回全员都是宝。

狭义上的全员推,感兴趣会尝试。


周翔:

原著背景:

国家队

砂糖桔(未完)

小长途

情人痣


命中注定在一起的一百种方式

梦想成真

秘密朋友

金色传说


日常

谈恋爱

心电感应

夏日三则


相见晚 轮回周x越云翔

01 02 03 04 05 06

缓更,日后会大幅度修改,努力先写完


聊天+表情

非鹅勿扰 零一 零二

周翔狗粮机横扫轮回市场


ABO

甜食系

正中下怀

前篇傻白甜后篇认真谈情说爱...

【周翔】金色传说

毫无意外又是沙雕文一篇
原名是轮回男子天团

01

孙翔干了一件大事。

江波涛单独把他俩叫出来谈话,背着手先晃悠到孙翔面前,手指头悬在半空还是没忍住点到额头上:“孙翔啊,你平时怎么玩战队不干涉你,可这一次的确是有些过了。”

然后又走向周泽楷。

周泽楷也像是知错,双手规规矩矩交叠着放在前面,低头沉默不语自我检讨。

江波涛在他面前站定,拿着钢笔挑起一绺金黄的头发,复又叹气。

“我看你们还是不清醒。”

02
孙翔先跟周泽楷提议说去染头,理由是街那边托尼老师打七折。

周泽楷有些犯难,他还挺喜欢自己现在的形象,上台最多扑了粉化点淡妆,头发遮了眼便自己操起剪刀修一修。

网传周泽楷有七个御用造...

12345
©枝无不言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