枝无不言

缘,妙不可言
一朝被蛇咬,十年闻啼鸟
努力做好鸟
请不要随意转载

【国家队】队友爱

黄+乐的主场,友情向



队友是假的,队友爱也是假的

01

国家队那会儿在飞机上,聊天聊到关于认床的问题。

方锐举手:“叶修先前诓我说,兴欣除了薪酬以外什么硬件待遇都比呼啸好,我信了他的鬼话。”

张佳乐把一张梅花K甩他面前:“这就是你住进上林苑的原因?”
方锐学他忧郁托腮,望飞机舷窗外的蓝天白云:“从那以后老林再也没来找过我。”

“找你?”张佳乐举起塑料小餐刀做了个抹脖子动作,“老韩说了,凡是和外队有不正当接触的,统统猛虎乱舞伺候。”

方锐偷眼瞄到后排戴蒸汽眼罩睡觉的张新杰,张口就来:“哎呀我好怕怕,新杰爸爸奶我一口呗。”

“你们俩还出不出?”喻文州膝上盖着毛毯,也是自带的,毯上...

【周翔】相见晚 06

轮回周x越云翔

很短的过渡章。

side B

类似地铁隧道的甬道,头顶每隔两米亮起一盏冷光灯,苍白光线落在仰起的面庞上,也是冰冷冷的毫无温度。

周泽楷忘记自己为何会在此地。他站在通道中央,向左延伸的支路拉起黄色警戒线,对面则是未全干涸的沥青地,散发出一阵湿漉漉的粘腻青苔气味。周泽楷转过身,回头就是断崖,岩砾滚过鞋跟底,摇摇欲坠。

于是他只能向前。

周泽楷不知走了多久,双腿仿佛不会疲倦地运作,精密如蒸汽时代齿轮机械。他漫无目的地四处打量,除却围聚在灯光四周的灰色蛾子,眼前唯有白色的墙。甬道内部向外凹陷,扭曲成一种容易产生错觉的奇异弧度。

耳中捕获细微水声。周泽楷下意识循声而去,发现...

【周翔】秘密朋友

推歌トランシーバー

轮回全员友情相声大会

01

记者发布会相对轮回而言其实还算和气,不怎么血雨腥风。在座记者老老实实坐着,没谁像左宸锐那样见着微草恨不得扑上去咬块肉下来。毕竟轮回公关工作一向做得好,选手大多也都洁身自好不怎么结私仇。

孙翔除外。

发布会伊始,某个记者抢到话筒站起来就问:“请问轮回的江副队,你们对兴欣从挑战赛逆袭到获总冠军一事有什么看法?”

江波涛沉稳冷静套公式:“我们很努力,但对方更优秀。”

“那轮回如何看待此次失利?”记者话锋一转,“轮回曾经连续两获冠军,在嘉世倒闭后引进新锐选手孙翔,反而未能保持三连冠,请问是战队还是选手出了问题吗?”

话语矛头直指坐在轮回代...

【周翔】梦想成真

轮回史上最大周吹头子

相关背景的外一则   心电感应


01
孙翔先跟周泽楷提议说去染头,理由是街那边托尼老师打七折。

周泽楷有些犯难,他还挺喜欢自己现在的形象,上台最多扑了粉化点淡妆,头发遮了眼便自己操起剪刀修一修。

网传周泽楷有七个御用造型师,每天换一个不同风格的,狂野甜美清新可爱自如切换,人称奇迹楷楷。

孙翔看到后甚为震惊:“卧槽,他们怎么什么都知道?”

周泽楷淡然:“别怕,不会把你供出去的。”

02

孙翔刚来轮回那会,被经理领进大堂还没回过神,就看见面前站了一队人,全是西装革履打扮,皮鞋锃亮能反光,鼻梁架着黑社会畅销款墨镜,一字排开整整齐齐...

【周翔】戏中人

 *娱乐圈pa,一切真人无关

孙翔主线的一堆日常。


==========


01


刚接到剧本时,孙翔内心是拒绝的。

搞什么,凭什么要他演个反派。好死不死这反派还狂妄嚣张得很,第一幕出场就和主角结下了梁子。

反派勾起唇角邪魅一笑:“叶哥,不好意思啊,一来就占了你的位置。”

编剧解释这是个成长型反派,现在还没长开以后亭亭玉立了就会有反转。孙翔斜眼看过去,心说出淤泥而不染就算了,想不到还真是朵白莲。

话虽如此,却把剧本接了过来。


02


孙翔在盥洗室里洗了洗脸。今晚吃的是奶酪餐包,说话时,声嗓里带一点奶味出来。

于是又漱口,最末瞟一眼台词开始对镜练习。...

【周翔】相见晚 05

05

轮回周x越云翔

前篇 01 02 03 04

==========

Side B

雨停了,孙翔正好醒来。

他站一道铁栅门后,水泥地面上尚且积攒着大大小小的水洼,流云从中过,倒映出清亮亮的天。孙翔才踱两步,脚踝便沾上新雨过后的泥水。他蹲下身把袜口往上提,后又因着燥热,脱了队服袖管在腰上挽作一结,洋洋自得如展开尾屏的雄孔雀。

孙翔系紧了袖,忽然觉得这队服不太合适,穿在身上过于宽大,解下时衣摆直往裤腿垂悬,拉链的金属锁头褪了漆,撞在小腿肚咚咚如卡西莫多敲钟。

孙翔不得不提捏起衣角在水洼之间来回跳芭蕾。他踮脚走了两步,外套口袋沉甸甸贴在身上...

【周翔】相见晚 04

轮回周x越云翔

前篇 01 02 03

过渡章

 

Side A

 

十五岁的梦就该是朦胧的柠檬黄,闻一口涌上满腔酸涩,但又很清新,新鲜得就像清晨起床徒手剥完一整颗橘子。剥完吃完两手空空,低头深吸一口气,满怀橘子酸甜。

孙翔就是在这样的梦里醒来的。醒来后发现岳丘横踞了一张小马扎,坐在一尺之外津津有味吃新上市的江津广柑,吃完还啧啧有声。

孙翔被他吵醒,气不打一处来,飞起一脚甩拖鞋过去。岳丘心知这位病患闷在宿舍里一中午准没好心情,没跟他计较,剥了两三瓣双手递过去。孙翔出气似的一口咬下去,怕是牙齿太利,黄澄澄的果肉绽开如秋日菊,橘子汁...

12345
©枝无不言 | Powered by LOFTER